怎样发现和寻找值得投资的股票

7 3月

我的性格喜欢做潜伏,然后,等待标的成为热点,不喜欢去追涨热点,过不了心理那道坎。

最近两周,思考了一下,觉得找到了一个不错方法,挺适合我的。

例一:TWS是去年的大热点,其实,我也早就买过Airpods耳机,使用确实是非常方便,属于那种一旦用了,就觉得太好了,以后只能用这个东西了(比如洗碗机、烘干机等),可惜,自己一直没有把这小小的耳机往投资上联系(失败),去年$漫步者(SZ002351)$等大涨我也就是看看,没当回事情,因为我追不了热点。

前两天心血来潮,去翻TWS相关的研报,发现,有两个新财富上榜的分析师,早在2019年3-5月份就写了TWS的深度报告,换句话说,他们认为,TWS是有望成为成长股,成为热点的。

我当然不是现在再去买TWS概念股,相反,我觉得有价值的是,我找到了两个有远见的分析师,以后,他们的深度研报都要看看的。

例二:疫情还在发酵,现在看,唯一能解决疫情的恐怕只有疫苗了,本周,$Inovio制药(INO)$ 涨了三倍多,我是没能力去追这个热点了,但是,我要从这事中获得些东西。

于是,我在雪球INO主页翻看,看看3月份之前,都谁对INO有过分析、提及,这些人,都是有价值的人,都值得关注。相反,3月份之后才提及INO的人一个都不值得关注。

每个人,都需要找到一些适合自己的途径来获取信息,比如,冯柳当年就找人写了程序,可以按照自己的模型,筛选出来有价值的标的,然后进行研究。

我喜欢通过大量的阅读,获取信息,然后,自己思考,决定哪些信息是有投资价值的。

以上,便是我觉得不错的获取有价值信息的一个途径。

很多网友提出来分析师的概率,后视镜,偶然性之类的问题,我解释一下:

首先,我通常是看这些分析师的深度研究报告,我看的是行业的介绍和分析,了解行业内的上市公司有哪些家;

其次,也是最关键的,我会自己思考,当我了解了行业之后,也会自己分析行业的前景等;

第三,一旦我认可这个行业,我会把行业内的所有上市公司的最近一年的年报看一遍,看看这些公司都是靠什么赚钱,也就是我最常说的纯度;同时也会了解到企业所在行业的地位;

第四,一旦确定哪家公司纯度最好,我会把这家公司的所有10页以上的研报,不管是哪个分析师写的,都看一遍;

第五,最后,看完后,如果我还是觉得很懵懂,通常我就认为我对这个标的无法做到真正的理解,这种情况下,我会做出放弃的决定。

每年我可能会买卖很多股票,但是真正重仓的前三只股票通常是一年也一动不动的,波段也不做,因为我不会,也怕筹码做丢了心态搞坏。所以,我并不需要找太多的标的,很多标的,我只是看了研究了,然后又放弃了,抑或是做个短线,满足一下赌博的欲望,而不会重仓。

一句话,我不是根据某个人的东西就直接抄作业,所有这些,都只是我获取信息的一个途径,仅此而已。

芒格透露他通过阅读了50年的巴伦周刊,终于某一天在周刊里发现了一个投资机会,并且赚了近8000万美金。

这是一家生产门罗减震器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股价只有1美元,它的垃圾债价格也只有35美元,利息是11.375%。芒格在《巴伦》上看到一篇文章,说这只股票很便宜。于是,芒格买入了它的垃圾债的股票。垃圾债拿到了公司支付的利息,利息收入有30%多,此后,这只垃圾债直接涨到 107美元,公司将垃圾债赎回。再后来,这家公司的股价从1美元涨到了40美元,芒格在15美元的时候卖出了股票。

芒格在这只股票上赚了15倍,前后大概用了两三年的时间。但决定买入这只股票则只用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这源于他对汽车行业的经验。芒格说,他大概知道汽车二级市场的黏性,也知道旧车需要更换门罗减震器,“我明确地知道这只股票太便宜了”。虽然当时,他并不确定这笔投资一定能赚钱,但是他从这家公司债券价格只有35美元就看出,人们特别恐惧这家公司破产倒闭。他认为,这算是一笔“捡烟蒂”类型的投资。

芒格对向他提问的投资者说,“你们觉得我讲的这事儿,对你们有用吗?估计没什么用吧……你做不到我这样,我也没办法。我找到的机会不多,我找到的机会也是很不容易才找到的,但是一旦找到了,我绝不手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