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众传媒是买错了、买贵了还是买早了?

25 3月

先说结论:分众不是买错了,是买贵了、买早了。投资过程中,高估了自己能力,低估了事情的复杂性,

买错了

从新潮烧钱进入社区梯媒领域、阿里150亿以1500亿的估值入股分众来看,说明产业资本还是认可这个赛道的,当然它们可能也错了。

分众在行业好时,ROE奇高,2016-2017年连续提价,说明这个赛道是能挣钱的。

回顾投资历程,

从1200亿市值左右买了分众传媒后,在贸易战背景下,宏观环境下行,加上新潮加入商战,分众扩大点位,增加成本,营收不增反降,加上整个大市也杀估值杀业绩,彼时茅台也是600元以下,分众杀估值杀业绩,跌到了700亿市值以下。

之后随着恐慌情绪稍解,市场强力反弹,贸易战冲击缓解,分众短暂回到了1000亿左右。但毕竟商战继续,宏观经济依然在触底中,加之当时市场风险偏好谨慎,分众市值随后随大市而行,阴跌回700亿左右。

而后,随着贸易战继续缓解,宏观经济触底企稳,以及分众业务结构调节得力,增加了许多消费类客户,减少了周期性更明显的互联网客户,随着梯媒广告边际增速逐渐转好,加上整个市场上涨,市场风险偏好上升,分众小幅双击,短暂回到了1000亿。

但是,随着2020年年初的疫情,以及在全球蔓延的疫情以及美国金融危机的冲击,以及流动性挤兑,叠加宏观经济重新下行(高层会议提到,从银行的边际坏账率增加也可观察到),全球市场大幅杀估值杀业绩,市场风险偏好急剧降低,分众基本面逻辑和市场逻辑同时再次发生重大改变,又一次双杀,从上几个轮回的低点杀估值杀业绩杀到600亿出头。

从上述过程看出来,分众基本面变化和市值变化的逻辑,事后来看并不复杂:基本面主要受到宏观经济的影响,市值变化则受到风险偏好影响巨大。

但变化的过程十分复杂、曲折,其艰难程度、复杂曲折程度超过了我当初的估计。从这个角度来说,我犯了错,即过高估计了自身的能力,过低估计了投资分众的曲折性、复杂性。

另外,我一开始投资分众的时候,就犯了错,那时候我是当成长股来投资的,当时市场普遍杀估值,而我以为分众也只是杀估值,但是很明显我错了,宏观经济下行加上行业竞争,分众从成长股变成了周期股

买贵了

很显然,分众应该在双杀的时候投资,在单击或者双击时候卖出。

买早了

有时候买早了,让人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买错了。

对未来的展望

本轮全球疫情蔓延、美国金融危机、流动性挤兑危机,市场风险偏好大幅下行,同时叠加宏观经济重新下行,让分众大幅杀估值杀业绩。

a)在未来,随着宏观经济触底企稳(或者分众消费类广告主经营的韧性),风险偏好的逐渐好转,在高确定性公司估值修复后,分众同样有望单击或者双击。

所不同的是,上一轮双杀的下行期,分众的客户结构主要是互联网客户,而这一回分众的主要客户是消费类客户居多,这是一个新的重大变化和看点。

b)在此之后,要看宏观经济和分众业绩是否企稳,是否会上行,同时看市场风险偏好是否乐观。如果依然难以上行,估计分众随后还是要阴跌一段时间。

额外的体会

分众的投资逻辑即简单又复杂,

说它简单,是因为它的市值和宏观经济联系紧密,受市场风险偏好影响巨大。只要相信中国经济的韧性,分众经营的韧性,分众就是可以投资的。这个角度来看,投资它的逻辑又是简单的。

说它复杂,就是宏观经济是个很复杂的东西,我们个人是没有能力预测的。并且,当它双杀的时候,市场也普遍杀估值(有些杀业绩),分众的吸引力也因此下降。

枉我们投资分众这么久,对其涨跌逻辑,居然没什么敏感性。

疫情在我国蔓延,影响了宏观经济,分众从6.6左右就双杀了一次,到了5.X,跌去了20%的市值;随后疫情在全球蔓延,叠加美国金融危机、全球流动性挤兑,分众又双杀了一次,再次跌去25%的市值。

早该想到,疫情和金融危机,会影响宏观经济,会杀分众的基本面和市场情绪,早该在此时卖出,布局确定性更高的公司。

也许,过去两年,躲在白酒白电里面投资,才是正途???我投资洋河这样的,尽管暴雷了,赚得不多,但是至少不曾亏损。在白酒白电行业里投资,只要出价比较谨慎,投资难度小很多,不容易亏损些???

================================

下面是分众的估值变化和总体的市场变化比较图

可见分众的变化,与指数同步下跌和上涨,下跌和上涨都比上证指数变化要剧烈很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