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中股份(300371)和康斯特(300445)股票投资价值比较

18 1月

汇中股份康斯特两家公司,虽然产品不同,但同属仪器仪表行业,算得上近亲兄弟了。二者体量差不多,年收入都是将近3个亿,利润也都是1个亿左右。财务基本面也差不多,都是基本没有有息负债,最近业绩增长也都在20%以上,就连股票走势,也是极其接近。不由得产生了兴趣,对这两家公司做起了深一步的了解。

两家公司都属于仪器仪表行业,其中:
汇中股份主要产品为水计量领域的超声波水表、超声流量计量及配套系统,主要客户是自来水公司、工商业用水户、居民用户、石油、化工、冶金企业等;以及热计量领域的超声热量表及智慧系统,主要客户是热电厂、热力公司、集中供暖企业等。

康斯特的主要产品为数字压力检测系列产品,以及温度校准产品。主要用户是发电、电网、油气田、炼油、冶金、化工、医疗、制药。

二者的产品付费方都偏重对公用户。仪器仪表是精细化管理,智慧管理的基础,因此从行业看,两家公司都有着比较明确的上升发展空间。

根据汇中股份公司2018年报数据,2018年上半年全球智能水表同比增长7.57%,2017年同比增长9.47%;另外在国家自来水供应政策实行“一户一表”制度后,国内家庭水表保有量不低于3.3亿只,每年大约有6%的老旧水表进行更新和更换,今后自来水行业智能表的需求量将呈现几何级的增长。公司最新公告,2019年,公司业绩预增20%-45%。

根据康斯特公司有关材料也显示,行业年复合增速达到10%,2019年三季报数据,过去四个季度,康斯特归属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8332万,同比增长30%。

明显,上述两家公司都处在一个快速发展的上升区间。

那么,除了行业整体发展带来的红利,我们还需进一步分析一下,两家公司的增长,是否具备可持续性,也就是这两家公司的产品,是否具备某种持续的竞争优势。先看看两家公司自己怎么说的吧。

汇中股份:我们是唯一的纯电子水表,其他对手都是在机械表的基础上增加了电子模块。技术上国内领先,国际先进;主要对手是宁波水表、三川智慧、新天科技;

康斯特:技术上,国内已经没有对手了,国际一流,且部分出口产品比国际对手价格还高10%。主要竞争对手是美国Fluke,美国GE的Druck公司,美国Ametek,德国的WIKA公司。

至少从公司自身的描述上看,康斯特更具有自信和统治力,技术的护城河也更高。

下面,我们从财务指标上,来验证一下两家公司的产品竞争力,是否如他们所说的那样具有统治力。产品是否牛,一个很重的指标是它的毛利率

汇中股份的毛利率在57%-63%之间波动;康斯特的毛利率在69%-73%之间波动,总体毛利率相差10个百分点以上。由此可以初步判断,康斯特的产品盈利能力更强一些。再看看二者的销售净利率。

除了2014年刚上市那段时间,汇中股份的销售净利率高得不太正常以外,从2016年开始,二者的销售净利率基本相同,都是29%左右。毛利率不同,但是净利率基本一致,那原因具体在哪里呢?仔细一看,主要差异在研发费用和销售费用上。研发费用,过去四个季度康斯特占营业收入的11.11%,而汇中股份只有5%不到。原来康斯特把产品上赚来的钱,更多的投入到研发中,来保持产品未来技术能力的不断提升。从这个角度看,我认为康斯特产品的竞争潜力,应该大于汇中股份。另外,康斯特在销售费用上也比汇中股份高了5个百分点。或许与两家公司的销售模式不一样有关。康斯特有接近40%的产品是海外销售的,另外国内部分的直销份额也比较大,可能会因此造成销售费用占比比较高。

再从两家公司产品的应收款周转率,来协助判断一下公司对下游客户的强势程度。通过简单计算得出,康斯特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常年在4.39到5.18之间波动,而汇中股份则在2.43到3.61之间波动。康斯特周转率基本在汇中股份的2倍以上。另外,汇中股份的应收账款占资产的比重接近20%,而康斯特还不到10%。由此可见,康斯特相对于汇中股份来说,对下游客户有更强的掌控力。因为二者的客户结构比较类似,那么这种差异,或许也是来自于康斯特产品更高的技术含量吧。

分析完了两家公司的销售毛利率、销售净利率,再分析一下公司财务安全性,也就是有息负债多不多,公司财务压力大不大。除个别金融企业外,我个人不太喜欢高杠杆经营的企业。

一看数据,两家公司都给了我一个非常满意的答案。汇中股份2019年三季报有息负债为0,过去几年也基本没怎么借过钱,财务上相当的保守;康斯特也只有极少量的借款,有息负债率1%左右。这种稳健的资产负债结构,就算遇到些经济困难,也有更多的抵御能力,能让他们比竞争对手多活一段时间。

销售净利率差不多,负债率也差不多,根据杜邦模型,它们的净资产收益率也应该差不多。果然,都是在接近15%的样子。

财务上,还有最后一个需要检查的地方,就是收入是否真实,是真金白银,还是一大堆的应收账款。用经营现金流量净额除以净利润。最近四年,汇中股份的经营现金流量净额与净利润的比值,基本在0.74到1.32之间波动,2019年三季度是0.99;康斯特最近四年实在0.79到1.47之间波动,2019年三季度是0.85。这都是比较满意的数值,两家公司的利润都是比较让人放心的那种。再看分红率,汇中股份最近几年基本为30%,康斯特也在逐步上去,2018年分红率也达到了33.48%。看来企业不仅赚到了钱,也真的能分给股东钱。

从现状来看,两家公司的经营情况都不错,产品的技术含量上,康斯特更胜一筹。那么,后续的发展潜力,哪家公司会更牛一点儿呢?我通常会从固定资产角度来分析业务的拓展性。如果一个企业的业务拓展,需要不断的加大固定资产的建设,那必然会变成成长–>资本投入–>再成长–>资本再投入,这样不仅让企业的成长大大受限于资本的持续投入能力,同时也会让企业的发展,受累于沉重的折旧费用,并且还要冒巨大的,由于技术进步而可能导致的巨额资产减值风险。这也是我不喜欢像京东方这样的重资产企业的主要原因。

先看看汇中股份。它的固定资产周转率,从2014年上市后,经历了巨大的下降。从上市前的12.4,下降到最低点2016年1.05,现在已经恢复到了1.33的位置。

固定资产周转率的下降,来自于两次较大的固定资产投资。一次是2014年1月公开募集资金2.1亿元,建设超声热量表和大口径超声水表项目,预计达成65万套生产能力;到2015年下半年陆续投产;一次是2017年8月自筹1亿元,建设超声测硫产品智能制造车间,达成100万套(年报中又说是155万套,数字与项目建设公告不一致)生产能力,该项目2019年年底基本完工,预计2020年上半年完成投产。第二个项目因为尚未投产,暂时无法评论,第一个项目作为上市募集资金项目,2015年投产后,无论是营业收入,还是产能,都没有什么明显的提升。甚至由于折旧费用的增加,2015年、2016年连续两年利润下降。具体数据如下:

直到2017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利润才开始进入快速提升轨迹,但是奇怪的是,产能依然没有明显的提升,距离募集资金项目的当初所设定65万台套的目标,依然还很遥远。这到底是什么原因?是统计口径的原因,还是其他原因?而在产能并没有明显提升的背景下,公司2017年8月又开工了第二个超声测流智能制造车间建设。令人生疑,第一个项目的产能是否已经充分发挥作用了?为什么要急于启动第二次大规模的资产建设?而第二次资产建设,由于不是募集资金项目,公司信息披露十分有限,因此投产后对公司的业绩影响,也难以推测。感觉更像是对第一次募集资金项目打得补丁。

再看看康斯特,固定资产周转率,则保持了持续上扬的良好态势,从上市之初的1.4,一路提升到现在2.6。说明上市募集资金项目确实运营良好。固定资产的产能利用率不断提升。康斯特的募集资金项目是在上市前就开始建设的,募集资金替换了公司原有资金,还了银行贷款。全工程完成是在2016年,产能从2017年才有了显著提升。具体见下表:

现在康斯特的增发募集项目压力温度检测仪表智能制造项目和智能校准产品研发中心项目,已经得到证监会批复,对公司的后续业绩的提升,我还是抱着乐观的态度的。我猜测这个增发项目,实际从2018年收购桑普新源那两块地就已经开始了,估计2020年底就可能逐步投产。

最后,我们再看看二者的估值情况。依据过去四个季度公司的业绩情况测算,汇中股份市盈率为24.56,康斯特市盈率为33.84%,康斯特估值高于汇中股份接近50%。从公司的产品竞争力,以及技术护城河宽广程度看,我觉得这个差距还是可以接受的。从绝对估值看,个人认为都还是有点偏高,并没有一个让我感觉很舒服的买入价格。但鉴于小盘股的高炒作性,此价位都可以开始建立少量观察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