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局势风云再起,金价有望再度爆发

5 1月

事件:2020年开年伊始,中东局势突生变局。当地时间 1 月 3 日凌晨,伊拉克巴格达机场遭袭,造成至少 8 人死亡,并导致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领导人苏莱曼尼身亡。美国国防部五角大楼随后表示对袭击负责,伊朗方面反应强烈,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当日发表声明,宣布全国哀悼三天,更强调“将对美国实施严厉报复”。

苏莱曼尼遇刺事件标志近期中东动乱局势的进一步升级,震动全球资本市场,原油和黄金双双急速飙升。1月3 日当天,国际油价最大涨幅超过4%。伦敦金上涨1.52%,COMEX 黄金上涨 1.77%,美国三大股指全线收跌。

从刚刚过去的2019年来看,中东的地缘政治风波不断,从6月阿曼湾两艘油轮遇袭、美国全球鹰无人机被击落以及9月沙特的核心炼厂遭受导弹袭,然而此次是美国近一年来首次采取对伊朗的直接军事冲突,我们认为,此次事件影响要显著高于上述几次,持续的时间也会更长。

结论:

(1)美国伊朗之间是否会直接发生战争前景不明,主要取决于伊朗方面的反应剧烈程度,美国方面继续升级事态的概率不高。比较确定的就是双方进一步的冲突已不可避免,市场避险情绪将长期持续存在。

(2)中东地缘政治风险溢价将大概率抬升当前的油价中枢,从而抬升通胀预期,压低美国实际利率,从而引发具有抗通胀属性的黄金资产延续强势。

(3)从中长期来看,2020 年新年突发的黑天鹅事件无疑将给后续市场弥上一层动荡的隐忧,将进一步凸显黄金的避险配置需求。

1、为什么近30年美国战争发生在中东地区

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个由于中东战略资源与战略地位均比较重要,作为世界第一强国美国的必争之地;第二由于地理文化因素,中东孕育过比较多恐怖组织,曾与美国直接或间接发起过较大冲突;第三中东有很多伊斯兰国家,与美国世界霸权思想冲突较大。

作为人口总共不到5亿的中东地区却拥有世界最多的原油,原油年产量却占到全球30%以上,对于能源消费大国的美国自然而然感受到较大的威胁。近几十年美国利用中东内部矛盾推动战乱,强行干涉政权,瓦解阿拉伯国家统一格局,以此来获得自身利益。

2、此次美国伊朗矛盾升级历史最高

美国暗杀的“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在2010年叙利亚战争爆发后声名鹊起。在伊朗国内,他非常受到伊朗领袖个人的信任。被伊朗老百姓普遍认为是一位伟大的抗美英雄,有的人甚至把它比作是古巴的格瓦拉。他的地位没有总统高,但是他的权利大大高于总统,有人甚至说他是伊朗第二把手。

特朗普上台之后,美伊关系已经非常敌对,但是双方都比较克制。到了2019年下半年,当伊拉克国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双方把伊拉克变成了较量的舞台,这是苏莱曼尼之死的切入点—苏莱曼尼对美国在中东政策带来了很大干扰。

伊朗在美国是一个被深度妖魔化的国家,再加上苏莱曼尼在美国媒体上也是多次被宣传成美国的一个重要敌人,特朗普采取行动,一方面消灭了一个重要敌人,另一方面,可以提高他的选民支持率。

在美国袭击事件发生后,伊朗方面反映强烈,将该事件定性为“恐怖袭击”,发誓“将对美国实施严厉报复”。而美方大举增兵中东,并发布紧急安全公告,大面积撤侨。伊朗一定会做出严厉的复仇行为,可能选择有三:

第一,通过它在伊拉克的代理人,对美国在伊拉克的人员进行袭击。

第二,和美国在叙利亚、伊拉克等地进行军事交手。

第三,美国和伊朗直接爆发战争。

这三种可能性现在看来都有可能,美国方面继续升级事态的概率不高,局势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伊朗的决策。

3、美国伊朗战争影响范围更深远

3.1、波及范围与时间可能更长

相比于伊拉克,伊朗总人口约8200万是伊拉克的2.1倍左右,领土面积162万平方公里约其3.8倍,并环绕波斯湾,铁路总长约9300公里是伊拉克4倍,GDP为其2倍左右,伊朗拥有完整的工业体系,能较好的抵御美国阵营的工业军事封锁。如果伊朗与美国对峙时间较长的话,整个波斯湾地区的运油通道受到严重的威胁。如果美伊发生规模性战争,美国取得胜利的难度与所耗时长将会比伊拉克战争多很多。

伊朗作为全球重要能源大国占中东原油产量比重15%-20%左右,并在伊拉克渗透较大军事势力,当美国与伊朗发生战争时,伊朗与伊拉克甚至整个波斯湾地区原油供给将受到较大程度影响,对全球通胀造成的压力远高于2003年伊拉克战争,而黄金作为天然货币具有较强的抗通胀属性,受到避险资金青睐。

在美伊紧张局势急剧飙升之后,有一点比较确定的就是进一步的冲突已然不可避,恐怖主义爆发的概率大幅提升。必将使得市场避险情绪在伊朗采取行动前持续存在。从中长期来看,2020 年新年突发的黑天鹅事件无疑将给后续市场弥上一层动荡的隐忧,将进一步凸显黄金的避险配置需求。

3.2、油价引发通胀预期影响

美伊冲突极有可能引发原油价格的持续上涨,尽管伊朗能源出口即便被更大力度的遏制引起的产量减少幅度极为有限,但不排除伊朗采取的报复行动之一就是通过武力控制封锁霍尔木兹海峡,导致中东原油供应的出现极大的不稳定性。

我们认为,中东地缘政治风险溢价将大概率抬升当前的油价中枢,从而抬升通胀预期,压低美国实际利率,从而引发具有抗通胀属性的黄金资产延续强势,纵观两次石油危机,都大幅刺激了金价的上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